一整個晚上


似乎真的等不到了。

我以為準備好笑笑地帶過就可以,
但好像不是這樣子,
任性的話,似乎已經收不回了,
不是說清楚以後,道歉就可以了嗎?

那為什麼一整個晚上都找不到道歉的機會,
這樣是表示真的就沒辦法彌補了嗎?

還是,因為斷了的橋,
要再接回來必須花上更大的心思,
有點點希望是其他事情耽擱了,
而不是真的是不希望見到我。

胃開始疼,是因為愧疚,還是因為想念?

我終於知道,我還沒那麼灑脫。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