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一天抓到你(這故事有點長…)

自從四月份家裡被偷以後,心情從低潮到漸漸想好因應措施,
從沒有眉目的寄望指紋,到警方提供嫌疑犯的照片,
中間雖然有一度認為應該可以抓得到小偷,
但卻始終在沮喪跟平淡中,漸漸對於被竊的事情進行遺忘,
並且開始調適好心情來過生活…

那樣的心情很矛盾,因為我相信沒有誰是願意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

6月30日中午11點半….

我因為想要洗衣服卻缺了10元零錢,興起了去買飯找開鈔票的念頭,
一下樓,從大門口的毛玻璃發現門外立燈柱旁站著一個人,
他背對著門口,當我走近打開大門,剛要走出去時,
這個人也剛好轉頭看了我一眼。

就這麼一眼,我小聲地「啊」了一聲,
因為他,他… 他的面貌長的跟照片裡的小偷很像,
我不敢說一模一樣,但當下就是覺得很像…

我走出門口時,一手還扶著門沒關上,
但走出一步後,我又順著扶門的一隻手走進房子內,
並且把門關上,從此時起,我全身開始發抖。

我趕緊走上3樓自己的房間,腦袋一片空白,
知道應該要趕快聯絡人,卻一時不知道該聯絡誰,
媽咪? 不行,太遠了…
劉偵查員? 沒錯,應該趕快通知他。 但卻打不通…
房東太太? 照理說,他們今天應該在隔壁動做工程…
結果唯一打通的電話是房東先生接的,
我只能一直重複「小偷在樓下家門口,小偷在樓下家門口…」

房東先生回說:「我會去看看…」

接著,msn上能丟的中央的學長姐,我都丟了,但是大家都沒有回應,
劉偵查員打回來,可惜的是他人在台北出差,
他答應著要請他同事快點過來,但要我拖延小偷,不要讓他離開,
我直說「好…」,身體卻一直發抖,
當要下樓時,我還順手拿了長柄雨傘,預期大概會有一番掙扎打鬥,
到時至少也要有一個武器才行。

————————————————————-

下樓時,看到小偷站立並倚在左方的立燈柱旁,房東先生則是在另一側。
我看到的雙方對看靜止的畫面,我還搞不懂他們是怎麼回事。
但心裡想的是,要把他留住,要把他留住….

後來我假裝我要等莉雯吃飯,所以也在大門口站立著,
於是,我守護在大門口,小偷跟房東先生則是佇立在我面前的立燈,
三個人形成了一個等腰三角形…

我先開口:「你在這兒幹嘛…?」
小偷:「我在等我朋友?」
房東先生:「你朋友住在這兒?」

(為求方便,以下對話以「I」代替我,「T」代替小偷,「H」代替房東)

T:「你認為我跟那個人很像?」
I:「哪個人?」
H:「跟上次來我們這邊偷東西的那個小偷很像。」(此時我使眼色給房東)

我心想:糟糕,打草驚蛇了… 這小偷應該有防備了。

小偷開始拿起手機,撥打電話,
我站在他斜後方,只見他從通訊錄中找了一個名稱,就打出去。

他打通電話的對話如下:
T:「你在哪?我誰?我你朋友啦!你在哪裡?你不過來囉?
那要約在哪?好好好… 那我過去找你。」

我就算平常笨到一種程度,我也聽得出來這傢伙準備要落跑,
甚至我覺得那隻手機也是他偷來,隨便撥通電話想要脫身,
有人會開頭就說:「我誰?我你朋友啦!」… 完全是騙肖仔!

H:「你要找的人在哪?」
T:「他不住在這。」
I:「那你們約在這?」
T:「他叫我來這兒的。」
I:「太奇怪了吧?」
T:「他不過來了,我要去找他。」

後來,他就走往巷子的另一邊牆壁的地方準備要牽機車,
我想糟糕,他真的要走了。
我也跟著往牆壁那邊移動,接著站在他停靠機車旁邊的機車旁,
我一直左右移動,我的念頭是想要阻擋他牽機車出去,
他把東西丟進車廂,並且戴好安全帽,坐上車,
我站在他機車的後方,他回頭看了我一眼說:「我要騎車」
當時的我,看了一下站在立燈旁的房東一眼,
房東只有眼睛看著小偷,沒有準備要攔他的意思,
我心一急,大聲說:「你不能走!」

小偷回我:「為什麼我不能走。」
我說不出原因,只有說:「你不能走,反正你不能走!」
他停了一下,然後說:「好,那我不走。」
我訝異著他居然不走,
儘管我上一秒我還有心理準備假使他使力往後用車子撞我
那我該有什麼反應?

他說完後,又補說:「那我不走,看你要怎樣就怎樣,
你們覺得我像那個人,看你是要找警察來,還是找人來,我可以讓你搜阿」
當他說完找警察來時,我反問他:「為什麼我要找警察來?我為什麼要搜你?」

我跟他說:「你就是不能走」
接著,因為劉偵查員的同事已經到了學校這邊了,
可是他們還沒找到我家這條巷子,
他們請警衛幫忙,可是警衛卻很白吃,所以我必須拖一點時間,
當時,只有我一個人,你們問我「那房東呢?」

嗯… 他走進房子裡了。

——————————————————-

由於拖時間,我開始跟他對話,(對話順序不太記得,但內容差不多是這樣)
I:「你住這附近?你住哪?那你朋友住哪?」
T:「我住中大後門轉角那邊,我朋友不住在這附近」
I:「那你們幹嘛約在這巷子裡,還在門口?」
T:「我朋友叫我來的,我也不知道」
I:「阿你朋友咧?」
T:「他不來了,剛才打給他他說的」
I:「你剛才打給誰我也不知道」
T:「我剛才打給他的,但現在我手機沒電」
I:「你手機什麼型號?」
此時小偷從腰際拿出他的手機,
T:「OkWap,它現在是沒電了」他拿出來,並且打開折疊..讓我看手機沒電了
I:「什麼型號?你等一下。」我邊問他,邊把他手機拿到我自己手上,
我便拿出我自己的手機,想說問問看誰有這隻型號的手機的電池或是充電器,
到此,小偷突然嚇了一跳的問我。
T:「你有朋友是做通訊行的?」
I:「我跟你很熟嗎?」我開始有點兇了…
T:「我只是問一下,你口氣可以好一點嗎?」
I:「我跟你很熟嗎?」用比較和緩的口氣跟他講。

接著,剛好莉雯從房子裡出現了…
我相信莉雯也認出那個人就是小偷,
這時我才覺得自己有一點點力量,因為這時有莉雯陪我,不是只有我一個人。

莉雯停留著,我們有一陣子沈默,
I:「你幾歲?」
T:「我剛退伍」
I:「我說你幾歲?退伍,那現在是幾歲?」
T:「我22歲,現在在工作。」
I:「你在哪裡工作?」
T:「我在儷宴當廚師」
I&莉雯:「儷宴?!」難以置信,一副就不像是廚師的模樣。
T:「當兵前就在那邊做了,換老闆以後現在還在那邊工作。」
I:「………….」

I:「你多高?」 實在是警察跟仲軒怎麼都還沒到,先問一下身高好了。
T:「165」 沒多高咩,這樣真的要打架,大概有一點點勝算。
I:「家裡面有沒有兄弟姊妹?」
T:「我有個哥哥,還有姊姊,姊姊結婚了。」

此時,仲軒風塵僕僕的出現了,
他應該也看出那個就是小偷,甚至還很疑惑我怎麼會可以嚴肅的跟小偷對談。

我跟他說:「等吃飯」
我的意思是說,等警察來,我們就可以去吃飯了。
他也傻傻地說好…

然後又想到可以換sim卡,來看一下他到底打給誰,
不過後來我又打消念頭,也剛好警察到了。

————————————————————–

警察到了,來了三個人,兩個是刑事局的偵查員,一位是學校的校警。

當他們將小偷包圍住時,我走進房子內,
把被藏在樓下布告欄的小偷照片拿在手上,在走到屋子外。
我攤開照片,對著小偷說:「這是你吧?!照片上的這個人是你吧?!」
小偷停了一會兒,很不情願地說:「是!」
我說:「就是你,就是你」到此應該是我情緒最激動的時候。

接著,小偷就大聲說:「我今天第一次到這兒」
旁邊的警察先生對著小偷說:「你最好態度好一點,現在是我們在這兒,
假使我們不在這兒,你會怎麼樣了這我們就不知道了!」

我指著小偷說:「你注意看我,你看我這個人好好的,
可是我要自己養自己,我還要照顧我家人,我弟弟,
你偷了我一台電腦,你知道我要花多少時間,多少力氣也有辦法賺錢
還給別人家嗎? 你今天偷的不是我的,是別人的,是我要還的。
你知道嗎? 假使我今天出事了,一定可以算在你頭上…」

我自己也忘了我講什麼… 反正最後有點氣到不行,
接著,小偷又要回話,但他先跟警察說:「我是好好的跟她說」
警察說:「我堅持贊成對於女性同胞,講話態度要有禮貌。」
(講真的,聽到這,我是有點傻眼…警察也耍這麼的黑色幽默嗎?)

他說:「我第一次到這邊,我沒有偷你的電腦。」
我問他:「電腦是賣了還是去哪兒?」
他說:「我沒有偷,不然你搜」

警察問他:「這台機車是誰的?」
T:「不是我的」
警察:「這是誰的,你最好老實說!」
T:「今天中午偷的。」
警察:「在哪兒偷的?」
T:「中原」
警察:「居然偷車?!」
我這時把手上小偷的手機給警察,並且說:「這應該也是他偷的。」

接著,小偷就被銬上手銬腳鍊,
被警察帶上警車,至於機車則是由警衛先生騎到警衛室,
並且由他們聯絡中原那邊,找回失主。

————————————————————–

警察看著我對我說:「我們膽子都不一定有你大,真的是謝謝你了。」

我也不知道我哪兒來的膽子,
我居然敢一個人攔住小偷,也可以冷靜的聯絡大家,
但我知道我還是會發抖,還是會在陳述經過時,有飆淚的衝動,
只是我當時,就是一直覺得,不能讓他走,不能讓他走。

我自己抓到小偷,是我自己出乎意料的,
我居然可以一眼認出他,甚至想要只拿一把雨傘跟他搏鬥,
還可以跟他一直對話,或許我的聲音嚇到他了,
又或許他大概也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跟他對峙的那段時間,我也在思考,為什麼他會變成這樣子,
好好的一個人為什麼最後變成小偷,是因為什麼緣故嗎?
居然會願意跟我在這邊對談,而沒有要逃跑的意思,
還是說他已經見慣這種場面,所以不害怕會怎麼樣了呢?

我這樣子思考著…

警察先生說要加以表揚我,學校校警也說要表揚,
我其實不想要什麼表揚,我只希望小偷抓到,
也只希望電腦能夠回來,好還給別人家,只要這樣子就好了…

————————————————————–

但今天過程中,也真的有點失望跟沮喪。

房東先生真的很豬頭,我要他去看,只是希望他能藉機拖延他不要走,
但他居然直接跟小偷說他長的很像小偷,
是小偷都不會承認吧?!
而且,當我跟小偷對峙的時候,他卻只是處在一旁看,
我相信他也會害怕,也會不知所措,但借我壯壯聲勢也好阿。

另外,當警察走了以後,
房東先生就把照片拿去了,我知道最近是租屋開始期,
小偷的事情太敏感,所以本來貼在公佈欄的,後來便藏在公佈欄後面了,
於是我當時就說:「可以把照片撕掉了」
房東不好意思地回說:「還是先放著好了,這樣大家就會知道誰是小偷」

再說說,過程中,有幾個人是從斜對面的房子要搬到我們這棟屋子來,
來來回回中,我有聽到他們說:「那個人就是小偷嘛」
聽到這個很好,感覺大家對於照片發放出去都有點注意跟反應,
可是,我也覺得很納悶,既然都知道是小偷,
那是不會來幫忙一下嗎?
就這麼來來回回的當看戲一樣!

人情就真的這麼淡薄嗎?….

—————————————————————-

後續?!

劉偵查員晚上打給我,說小偷承認他偷東西,
並且已經將他送往法院,要把他關起來,
我擔心著他會不會又在金錢交保,以及可以索取賠償嗎?

劉偵查員說他這次一定要被關了,
而電腦他也承認他已經賣掉了,但是可以從法院跟他要求賠償,
我到此是比較放心了。

可是…
小偷有沒有錢還?
而另外,我也在想小偷只有一個人嗎?會不會有同夥?
接著,關會關多久?會一年以上嗎?

朋友問我,我要不要考慮搬家,
因為小偷已經知道我住在哪兒?
還有他看我看得很清楚,至少我們是有一段時間都在講話,
這樣我會不會很危險,會不會害怕?

我的答案是,會阿!會害怕阿!
可是我又沒有做錯事,為什麼我要搬走,
另外,我會小心點的,我真的會小心點,
因為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

只是,講真的,老天爺給我的風浪也太多太頻繁了吧….

希望,之後的日子可以順順利利…
各位親愛的朋友,為我祈禱吧!


「You have!」

「I have!」

~Good Luck~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好像在看連續劇阿<br />
    怡甄你好勇敢唷~~~~~~~~~<br />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br />
    給你鼓鼓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