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積極過生活-輕鬆玩*


因為早上出門的時候天氣還不錯,感覺沒有下雨,
所以我跟莉雯就改變主意,決定要騎機車去火車站。

提早到火車站,還是沒問到有位子的車票,呼!真是糟糕~~~
莉雯最後也是買到星期四一張早上六點多的票,
我最後還是保留那張星期五早上六點51分從竹南到斗南的莒光號車票。

而我想打的如意算盤,就是星期四去新竹小沈那兒住,
星期五早上再從新竹搭同一班莒光號到竹南~~一直到斗南。
哈~而且有人可以陪我一起坐車,這樣一個人就不會無聊了 YA~

————————————————————

另外,在火車站還發生了件事情,
有個操台語口音的老先生,就一直跟火車站內的旅客們要十元,
嘴裡嚷嚷著:「十塊、十塊…」手還伸出來,作勢要借錢。
我跟莉雯買好票就坐在椅子上,我吃著我的海苔飯捲,
他就走到我們面前要十元,我仔細看他另一隻手上已經有三十幾元吧,
裡面穿插著十元、五元跟一元…

其實他走過來時,我只是觀察,感覺他的穿著有點像是遊民,
說話的口氣也沒有特別和善,其實,我剛開始只是看著他,
後來他就轉向另一邊的旅客借錢,當然沒什麼人理他。

接著他又回過來我們這邊,
我好奇心發作,我就用我覺得還聽得懂的台語跟他說:「你咩去叨位?」
結果他居然兇我唷:「跟你講十元、十元…」
我被他嚇到了,而且我一直看著他,停了一下子,
我就從我的零錢包中,拿出了十元給他,他就離開了我們…

我從他離開一直到他再去跟別人家要,
我就發現,他只是另一種形式的乞討,
我也不知道我當下為什麼要給他那十元,
但後來莉雯也分享了他以前的經驗,
我總結一下,覺得當我們無法分辨或不想去分辨他們這些動作是真是假時,
我們給他們錢,不能完全當作是施捨,
假使由我來給個定義,我覺得那是一種「積陰德」的方式,
這樣的動作,若真的可以幫他買到他要的車票,這是個幫助,
這樣的動作,若是被他騙了而給他錢,這是個善心,
當然,只有十元,我也不會說我自己有多偉大,
只是會讓自己覺得,ok! 十元… 就當買了個糖吃了。
————————————————————————–

我跟莉雯在台北車站分道揚鑣,
她要到士林找她朋友,我則是跟以理約在市政府站。

只是我到了市政府捷運站,
才發現最多只到四號出口,奇怪,為什麼我們會約六號出口阿?@@”
不過也沒差,只要知道怎麼走到華納威秀就好囉。

跟以理一起出捷運站就發現天空開始下毛毛雨了,
天氣冷沒關係,可是下雨我就真的覺得很討人厭耶,
因為走路都要很小心,而且也不能悠閒的走路,都要趕快找遮蔽的地方…
從捷運站到華納威秀是不遠,但風一直吹快煩死了.
————————————————————————–

原本我是打算這次看電影要看”藝伎回憶錄”,
但到了電影院,我又再次問了以理一次,問他真的想看藝伎回憶錄嗎?
而且,我還補了一句:「要說實話,不可以騙人唷」
結果以理就說,「有聽別人家說好像沒有特別好看」,
哈~~Bingo!我就知道囉….
我猜他也是因為我跟他說,想看藝伎才可以看吧,畢竟是我找他一起看的咩!

我當然也不喜歡勉強別人家,
所以,我開出了個條件,他可以挑一部他覺得想看的電影,
當然,我很多時候都不挑片的,而且假使時間差不多,就可以看。
假使沒有其他感覺想要看的,那就看「藝伎回憶錄」,
後來他挑了「翡翠森林:狼與羊」,剛好日語版的時間是2點44分
我們就真的跑去看這部日語卡通片了。

一進去電影廳裡,還真的是挺多人的,
明明就是星期一下午,還一堆人,當然裡面有部分是小孩子,
我跟以理也假扮成小孩子,在裡面看電影。

對於這部片,其實我沒有大略的瞭解,
所以就是跟著劇情在走,常常會以為已經結束了,
但卻又突然來個一段接下去…
對於這部片,我覺得它某種程度還挺催淚的,
因為我們兩個人都差點要淚灑電影院,
甚至散場以後,許多人還不想離去…

(只是今晚聽到有個人說,版上有些人說那是斷背山的卡通版 =.=||)
————————————————————————–

本來是因為星期一都在台北,所以跟建緯約好一起吃飯,
但其實也剛好很多人都是星期一之前就到了台北,
於是請了最熟悉台北的老爹挑一間店來聚聚餐。

一開始是打算在忠孝敦化站附近吃簡餐,
後來老爹改變主意換到師大夜市去,
因為我印象中,師大是在古亭站附近,結果就先約在古亭站,
但據說,吃飯的地點是在師大夜市附近,
所以其實應該是要在台電大樓出站才對,
唉唷~~我又不是道地的台北人,而且老爹也說,其實都要走一段路咩。

水龍頭,是我之前一直聽奇樺說不錯吃的一家店,
本來碩一考完拖福那次,大家也是考完直奔去吃飯,
但可惜的是,那時候沒有定位,所以當然是無功而返。
這次老爹可真是聰明,一念之間訂了位,哈哈!

—————————————————————

我跟以理看完電影以後,其實也才五點左右,
兩個人在信義區小繞了一下,還跑到101去看,
本來想說可以去觀景台看看,
但看到價格,一次要350元,又加上我們其實沒有多久時間可以看,
只好改天等天氣比較好以後,時間也比較夠,再上樓去看看。
呼~不然當一個台灣人,都沒有去過101,好像還挺瞎的。

—————————————————————-

豬頭建緯坐客運到台北以後,
原本是說好,約在台北火車站,可是居然嫌我們兩個動作慢,
也不想想天氣那麼糟,東西南北方位真的不好找咩 @@
後來也是到了古亭站才碰面。

我們等到老爹就一起往水龍頭的方向走。

—————————————————————-

此次聚餐剛開始算人頭,是這樣算的,
包含有本來就在台北的老爹、以理,
加上從外地到台北考試的世豪、chris、榮謙、建維
最後是我們剛好在台北的莉雯、我,另外還有小釗。

哈~小釗是我前一天晚上臨時徵召的,
因為我想反正吃飯的時間也是聊天娛樂的時間,
我怕小釗悶壞了,所以也拖著他一起出來吃飯,
介紹幾個新朋友給小釗,哈… 不真的是聯誼呴…

只不過也苦了小釗,星期一一整天行程滿滿的,
還要被我拖出來吃飯,真是趕場趕的真辛苦。

因為小釗到了七點左右還沒到,
所以,我就想說糟糕了,那她八點左右就要離開去士林夜市了,
感覺時間真的是很趕~吃飯就剩沒多久了。

話才剛說完,老爹居然補了一句說:
「他這樣是要趕著去擺攤唷,下雨天不用擺啦…」
一開始我還楞住,沒聽到他說什麼,
後來才反應過來,大家都快被老爹笑死了 XD

———————————————————–

後來,世豪是沒通知到,chris說他應該會晚點到,
而大家吃飯的時候,榮謙也還沒到,
但六個人就已經快把水龍頭翻過來了,吃飯聊天還挺妙的。

接著,榮謙到了以後,大家剛好也吃的差不多,
想說就往師大夜市去逛逛,榮謙也跟好可以去吃晚餐。

下雨天的夜晚,師大夜市的人還是很多,
另外有趣的是,以理的哥哥也住在師大夜市裡,
更巧的是,住的地方跟建維之前考研究所著的地方是一樣的,
他們都是住在教會裡,所以以理帶著我們一行人去看他哥哥,
建維也恰巧可以去拜訪以前住在教會的朋友們。
這樣說來,台灣真的不大…

———————————————————–

聚會接近尾聲,小釗硬ㄍ一ㄥ到八點半的時候才離開,
而一堆考生要回老爹家去努力打拼,以理要回淡水,
我跟莉雯也要回中壢,就在師大夜市揮手說掰掰囉…

明明這天就是星期一,但火車站卻一堆人,
本來要搭的電車擠滿了人,根本就是連站都站不上,
我跟莉雯只好等待下一班電車,
但這一班卻只有到桃園,但也沒辦法車子誤點了半小時,
不搭又不知道要搭什麼回去,想說只好先搭到桃園再說,
至少搭到桃園,說不定有其他車可以坐回中壢。

到了桃園以後,沒想到還是要等我們在台北的那一班更晚的電車,
但還好等一下就到了,而且人潮似乎也逐漸少了,
因此可以好好的坐回中壢,但我跟莉雯說真的都已經累壞了。

下雨天出門,好像不完全是輕鬆玩咩,
不過吃到好吃的,又跟大家見面,倒也是有達及格啦!XD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