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積極過生活-腦殘工讀日*

今天一早七點就起床了,因為今天要去當博士班新生口試按鈴者。
一早下大雨,讓我有點恐慌,因為想到雨中要穿著套裝跟高跟鞋,
我就有點心生害怕…但也沒辦法,總還是得想辦法到管二館。

清晨七點半,一走出門,就發現自己的長柄傘居然會漏水,
雨水也就是沿著傘的支架滴到頭上,真是夠妙,
平常沒注意到,可能是因為雨水不夠大,
今天則是一出門,雨聲大,雨點也大!

還沒走到巷子出口,我就想要先找個地方歇一下了,
因為雨太大,根本沒辦法走路,於是就往麥味登早餐店去,
時間也夠,八點半的值班,七點半就在雨中走了,
大概五十分吃完早餐,看著雨小了點,趕快繼續的行程,
只是才剛走到機電學院,就又開始下大雨了,真是悶哼了好幾聲。

還沒有走到百花川, 膝蓋以下的褲管都已經濕透了,
今天穿褲子,所以穿靴子,但靴子也是整個濕,
這雨是在下什麼勁? 好不容易撐到志希館研究室,
但褲子也濕,靴子也濕,絲襪也濕,唯一能馬上弄乾的就只有自己的腳,
後來,我想出一招很絕唷,
我找了兩個小塑膠袋,一隻腳套一個塑膠袋,然後穿上靴子,拉下褲管去值班,
這樣子腳是乾的,袋子也是乾的,腳就不會濕了…

但怎麼算還是算錯了,
因為穿著塑膠袋一整天,結果靴子的水氣也還是在,
結果腳雖然是沒有很濕,但就這麼悶不透氣的,
再久一點,我猜大概就要有香港腳了 @@

————————————————————–

我覺得是因為早上淋濕的關係,搞的我一整天口試值班真的腦殘…

口試的方式是單一個人進到613,有六位口試老師,
報告者有5分鐘簡報時間,另外十分鐘則是老師們的問題,及回答時間。

照理說,我的工作是計時,
當報告者報告4分30秒要按鈴一聲,5分鐘時按鈴兩聲,
然後最後15分鐘到時,要按鈴一聲提醒老師們時間到。

只是,第一個人報告時,
我居然忘了到15分鐘的時候按鈴,最後是所長覺得疑惑,
怎麼時間還沒到,我才說,我忘了按 =.=

大概前兩、三個都忘了要按,
只能初估大概是多久了,再按鈴提醒,
另外妙的是,老師們休息的時候也跟我叮嚀,
假使我看每個老師都不太想問問題,
就可以假裝按鈴結束啦…不然也是浪費時間。

好不容易撐到早上口試場次結束,
中午我又腦殘了,我居然把老師們趕出613,
因為我覺得助教要我中午吃飯時要記得整理613,
那應該就是吃飯地點不在613,
自作主張的結果就害的每個老師都回自己辦公室吃飯…

真的快被助教「青」死了…
老師們應該也覺得我今天是那根筋不對,
反應跟做事方式都變得很詭異…

最後黃老師還笑著跟我說,
「你怎麼連輕重緩急都搞不清楚了…」
他會說這個是因為口試結束時,
我沒注意到要先把口試成績送給助教,
只記得要把杯子跟東西收一收,
被講以後還真不好受…不過也只能怪自己今天腦殘嚕!

——————————————————–

額外一提,
今天口試的博士生,
我覺得除了兩個女生比較不錯以外,
其他的,我都不知道他們到底是為什麼要念人資所,
而且也都覺得好像摸不著邊的感覺。

老師們問的問題,除了研究論文的內涵以外,
最常問的就是為什麼要念人資所博士班,
以及未來的生涯規劃是什麼,
我覺得老師們都很注重前因後果,以及到底本質要的是什麼。

李誠老師中午跟咱家老闆吃飯時,
我跟佳蓉也在旁邊吃飯,就談著好像現在大家念博士班,
都是功利取向,不談興趣也就罷了,
幾乎都是因為想要當教授什麼的才要念博士班,
而這一講又扯到最近的政治新聞,
我跟佳蓉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總不可能真的像老師們說的,去搞個學運吧,
儘管現在搞學運是最好時機,
但我還真不喜歡碰政治的事情,因為那實在是太複雜了….

—————————————————————

腦殘的事情最後還有一條,
當我好不容易值完班,回到研究室,
結果發現毛毛跟怡蘭託我幫忙拿給鄭老師的口試申請表
我居然忘了帶去口試教室給鄭老師,
而當我回頭去鄭老師研究室找他時,
已經人去樓空了…@@

還好鄭老師明天還會到,
不過因為這樣子的腦殘,
一直被佳蓉跟助教取笑,實在是整個黑,
助教還說,原本我值班兩年,他對我的印象都很好,
結果完全在今天就破壞光了 T_T 真是的。真的是很腦殘耶~今天!

更氣人的是,居然現在是好天氣,
幹嘛不一大早就是,我就不會蠢到狀況連連啦!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