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24_渣打馬拉松_11th全馬_破4全紀錄

【完賽證明】

20160124_渣打全馬_04439

【數據紀錄】

Image 2  Image 3

2015 年年度跑馬目標很明確,就是無條件破 4,成為 sub 4 俱樂部成員。這表示全馬必須跑進 4 小時內。

設定這目標…

原因是 2014 年台北馬無心插柳柳成蔭,跑出 405 的成績,似乎破 4 不遠矣;

原因是 3 開頭跟 4 開頭,聽起來的 Fu 不同,身份也不同;

原因是總聽到周遭說著破4、破4、破4…,都強調三次以上了,就試試看吧!

原定年初的萬金石馬,就要抓下破 4 達標,畫下全馬漂亮的句點,但最終卻以 404 飲恨…辜負了一群熱血、美麗又大方的美少女們從世界各地來集氣陪跑 (又是另一個說來話長…)。也是因為太自信滿滿的結果, 2015 上半年沒有報名其他任何一場全馬,完全無翻盤的機會 Orz

或許因為在跑馬世界摔了個跤,稍稍調整自己的步伐,轉換至半馬、接力賽,以及三鐵賽;是的,2015 第二季開始,先以勢如破竹的渣打半馬揭開序幕 (又是另一個破 PB 的故事),再藉由團隊的力量,從傑人盃、美津濃接力賽中回復個人速度感,儘管還是全隊最慢的成員,但比其他隊快就好 (好想寫接力賽的紀錄…);妙的是,今年還挑戰了 515 標鐵賽。

上述都拿到不錯的成績,唯獨就全馬還是沒破 4…

下半年大夥兒都寄望在冬山河突破自己的個人佳績(俗稱破PB),我也是! 只是工作業務的轉換,加上腳傷一直沒有痊癒,總是在腳痛、看醫生、腳痛、看醫生…的循環裡,冬山河全馬不僅沒有破 4,還造就了個人生涯第一次棄賽的經驗,印象超級深刻…(這絕對要寫一篇記錄)。心情相當不漾…甚至無法理解為何前半馬可以穩定配速,後半馬像換了個人似的,完全沒有前進的動力…再次驗證,跑馬前面快不是快,能夠撐到終點那刻,才是實在!

冬山河全馬後緊接著就是台北全馬,這是我今年的最後一次機會,這個期末考若不破 4,今年的目標就確定 fail 掉。賽事當日,同樣也是前半馬很順利,後半馬又是腳痛纏身,完全無法輕鬆完跑,最終近 4 個半小時才完賽。(又可以寫一篇記錄)

怎辦? 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呢? 接下來的渣打馬,我還要繼續挑戰嗎? 那時候如果還是腳痛該怎麼辦? 工作這麼忙,我會有時間練習嗎? 腦海裡的這些問號,一直不斷出現,面對這些問號的當下是蠻痛苦的,自己一直在跟自己對話,但這種時候,靠自己真的不行,還好我有一群沒有極限的朋友們在身邊叨唸…

「都報名了就去跑跑看阿!」

「不要有壓力,沒破 4 也沒關係啊!」

「還這麼久,還有時間練習的啦!」

面對這些叨念,心裡是感到溫馨的,因為自己壓根兒是不想放棄的,只是又會擔心沒達標,自說自話的時刻愈多對自己愈沒信心,總在聽了朋友們的話以後,開始覺得「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這樣的心情累積後,變成了我強大的後盾。

無庸置疑的,我沒有放棄,也沒有烙跑,甚至我破了我自己的最佳成績,然後迫不及待的想跟大夥兒分享我的心情,但就是因為心情太多太複雜,所以實在沒法一下子寫完,賽事實況就請讓我慢慢說分曉吧!

從 404 到 355(無條件捨去),近 10 分鐘的時間,我花了近 1 年的時間。

必須說,破 4 的目標對我而言是一種驅動力,也是一種壓力。驅動著我每次跑課表都能咬著牙想盡辦法跟上去,卻也壓著我有點兒喘不過氣,亂了陣腳。2015 上半年,當我漸漸可以搭上溫公、MK大仔的配速列車,隨著秒數的遞減,腳傷看萬醫師的次數卻增加了,這樣的循環有點擾人。同時,工作業務也像湊熱鬧般的來跟我說哈囉,加班頻率的增加,讓我錯失好幾次跟一群瘋子跑課表的機會。

2015 下半年因應支援廠區的 HR 工作,早出晚歸更使得運動量驟減,唯一可以讓自己活動筋骨的時刻就是從B3 停車場走到公司1 樓大廳,再從 1 樓大廳走到 10 樓辦公室,這樣的運動模式完全無法抵銷貪吃的惡果,不僅行動力遲緩,身體也跟著往橫的長,真的是好慘…即便身體往橫著長,但心中還是有夢,擔心害怕卻又想討拍拍,於是請教了很多跑馬前輩跟朋友,到底我可以怎麼做?

我跟三鐵前輩富祥大哥在公司樓梯間聊著如何利用早上的時間鍛鍊核心,我跟跑馬前輩魯哥在搭電梯時聊著面對不同賽道的馬拉松應該要有的心情準備,我跟百馬前輩謝老闆在公司廊道上聊著對破 4 的期待及工作忙碌時該怎麼練,我跟沒有極限的每個人都碎念著我想要破 4 的盼望…超級難為大家的…卻也因此覺得自己很是幸運,近在咫尺就有這麼多人可以請教,但也必須體認到,問歸問,請教歸請教,最終還是得靠自己的二條腿跑回終點~~~

猶記得賽前一晚還用FB 臨時抱佛腳,問著敦敦跑馬策略,只見他遠端傳來敦敦教誨…

「明天記得前面慢點。5, 21, 35 分四段。」

「嗯?分四段?」

「前5,先暖開,到 21 用預計配速;到 35 別掉太多,最後意志力;我是覺得前面很冷,要注意,暖開再說,就是別受傷了。」

「嗯~遵命!」我邊回邊在室溫9 度的民宿被窩裡皮皮剉。

就連額頭發著燒、還抱病參賽的東神賽前也交代著:

「比賽時如果腳痛,就棄賽吧,之後還有機會;如果腳不痛,妳就可以隨妳想要跑的方式跑完它,無論是跑快還是跑慢,大家都會等妳的。」

既然都已經求神問卜了,就應該要相信神,我虔誠的抱著二個神人的交代在賽前一晚睡了個好覺。

 

從第 0 秒開始,我就告訴自己我一定要無傷跑完 42.195K 回到終點。

42k

清晨 3 點 30 分,我醒在貝殼窩2C2號床,體感溫度不詳,只知道冷到爆,覺得自己快凍僵了,空氣的冷冽提醒著我外頭有風又有雨。

簡單梳洗以後,開始準備著裝。「阿咧?怎麼穿不上?」邊拉著 CWX 壓縮長褲,心裡邊想著:「胖了!」、「應該不是,是天氣太冷才拉不上來吧!?」,抱持著不相信自己變胖的信念,總算穿好沒有極限隊服(挖背背心)&跟壓縮長褲,順手又戴上了袖套、單車手套,還差什麼呢?

正當我盤算還差什麼的時候,耳朵豎起聽著這一頭的波士頓 UCN 說著:

「我在想我要不要把這件(白色長袖)T恤穿在隊服(挖背背心)裡頭?」

「還是穿在隊服外面,這樣我跑到一半就可以脫掉…」

「不要穿長褲好了,下雨天這樣穿脫很麻煩」

又聽著另一頭的馬拉松張說著:「X(消音)! 有夠冷!我的雨衣跑去哪了?」

就在這二人的自言自語中,我一下子穿上防風外套,又穿上棉褲,一下子又脫掉棉褲、又穿上雨衣、戴上手套…就好像等等要參加什麼服裝秀一樣。最後大夥兒出門都秉持著包緊緊的風格,不容許冷風趁隙而入。

早起出門 早起出門2

低溫就降低不了跑友們的熱情,從貝殼窩走出到會場的這段路程中,看到許多跟我們一樣(瘋癲)的跑友們,也在摩拳擦掌中,實在是因為不摩不擦的話,就會凝結在「霸王寒流」中了

中央氣象局

我們一行人快速的依據個別的號碼布找到相對應的寄物區寄物,只是混亂到不行的寄物區,成了跑馬前要先克服的障礙,人潮不少又加上下雨天,只見跑友們跟負責寄物區的工作人員都濕漉漉的,雙方盼望的是手上交接的那一袋寄物不能濕,畢竟渣打馬有別於其他馬,起、終點是在不同區,寄物袋沒濕,抵達終點時才能換上乾爽的衣物。

隨著起跑時間的逼近,好不容易站到距離起點拱門約 10 公尺處,趁著微小的空隙,讓自己的手腳能動一動,深怕一不注意,就「喀拉」一聲凍結了。必須說,等待鳴槍前的時刻,是緊張的,在不經意抬頭望著那道起點拱門時,突然認真的想著:「無論如何,我一定要無傷回到終點!Must!」

5:30 槍聲響起…

顧不得跑鞋已進水,還是筆直地向前跑去,絲毫不把那一地的水窪放在眼裡。原本在身旁的波士頓 UCN、帥冠、東神、LGY 都噴出去,不見蹤影了,黑暗中好不容易讓我看到一絲光亮,還好還有 KW 的背景在我前頭閃耀著,馬上吸上去,深怕又被海放在茫茫人潮裡。

KW 問我「今天想怎麼跑?」 我回說:「因為敦敦有交代,前面要跑慢一點,暖開再說。」

KW說:「嗯!那就跑慢一點,看情況再說。我今天也是輕鬆跑,大概跑到 21 K左右就得先離開了。」

只見 KW 剛說完,我發現 pace 似乎不在我原先預估的”跑慢一點”。

記得前一晚剛躺平的那一秒,我問說:「如果要破 4,均速要多少啊?」

馬拉松張隔了三秒回答我說:「5 分 41 (秒)」,

我說:「這麼快?怎麼可能跑得到?一定會掉速的阿!」

埔里小鮮肉阿濱說:「我覺得你前面要跑快一點,至少要 5 分 30 (秒)吧!」

我說:「太快了吧!」

我知道前面應該要跑快一點點,存點後面掉速時用,但我想起前幾馬在前半馬似乎超速,使得後半馬都會GG,變成跑不到也不是辦法,所以本來想採取保守策略,”慢一點”應該是要 5 分 45 秒左右才對。但一看手錶顯示前五K pace 為 <5’31>、<5’30>、<5’22>、<5’17>、<5’16>…

JJ:「好像太快了?!」

KW:「對阿,這樣太快了!我的手錶怪怪的,怎麼顯示 4’50 ?」

JJ:「不會吧?! 我的顯示是 5’16…妳的錶是顯示出妳平常的均速吧,太可怕了!」

1-5K

擔心前半超速太多,影響後半馬,KW 很認真的在我不經意跑太快時提醒我:「不要急,順順跑。」

確實在跑馬時,會有幾個點容易使得人不經意超速,包含:

(1) 聽到鳴槍時,就會跟著人群往前猛衝

(2)看到前頭有馬尾,就會想要往前衝看正面

(3)看到倒數里程指示牌,就會往前衝,以為下一個指示牌、終點快到了

上述(1)我有把持住,倒是很容易犯了(2)&(3)。跑了 5 K 身體暖開後,雷達掃到有其他女跑友的時候,就會不自覺加速,這症頭完全是被 KW 傳染到,只是這場渣打馬,KW 反倒成了提醒我的小幫手,好讓我不要太快 GG。可惜小幫手 KW 因為有事得先離開,我們只好在 12.5 K 的全馬、半馬分隔點道別,接下來就得自己完成接下來的旅程。

結果第 14 K 的 pace 掉出 <5’30> 了。(OS:KW,妳不要走…..)

6-21

與 KW 分開後,擔心自己亂亂跑,於是馬上雷達掃射抓一個眼熟的跑者,跟著她的步頻跑說也奇怪,因為我記得這位女跑者,先前曾在其他賽事遇過,比我快很多,這時候卻出現在我的視線裡,是我意料不到的。後來因為我配速持續掉出<5’30>,只好不斷的換人跟,甚至是讓自己轉移注意力,用數人頭的方式舉步向前,不僅數同方向超越了多少人,也數一數對向返程的選手有幾位,邊數邊看是不是熟面孔,一看到熟面孔,精神就會特別好,步伐也跟著變大,因為開心咩!

據敦敦的提醒,5K 暖開後,到 21K 前就是維持穩定的配速,跑得當下只能 1 K、1K確認自己跑的狀況,說到底,自己還沒有幫自己配速的能力,但我很會跟,加上這賽事的路線,總有風大、風冷到無法前進的狀況,不找人跟要完全獨推實在是很難前進。就在半跟、半獨推的狀況下,我以1小時53分完成了前半馬,但,重點在後半馬。

22-34

果真,第 22 K 開始,我又進到「還要跑下去嗎?」的自問自答中。明明前半馬還不錯阿,怎麼會擔心後半馬呢? 但就是因為今年已經有二次都是前半馬超順,後半馬卻夭折的記憶,很擔心渣打馬又是這樣而 OX 連成一線。自問自答的過程當中,又會自己參雜了很多插曲。

像是補給策略小微調,本來我就打算每一站都要喝水,約莫 40 分鐘要補 gel,前半馬照這補給策略並沒有什麼特殊狀況,後半馬卻因為手套淋濕了,手指頭有凍僵的趨勢,邊跑邊吃 gel 的動作相當不順暢,變成一包 gel 都得分成二次吃完,甚至還有過站而沒喝到水的情況發生。天氣冷,是不擔心會脫水,但沒喝水總覺得怪怪的。

又像是會刻意注意自己的姿勢,努力知覺自己的腳痛不痛。會這樣子的原因是因為台北馬之後,我跑量超少,唯一有認真做的就是運動治療,根據全人物理治療師蔡郁羚的建議,我骨頭沒有跑掉的跡象,只是肌力不夠,所以產生痠痛,同時右腳肌力又比左腳差,因著她的話,我很認真地進行運動治療,希望可以至少增強點右腳的肌力,認真果然是有好的回報,跑得當下有注意(1) 要雙腳膝蓋朝前 (2) 腳趾頭不要抓地 (3) 要用肚子(核心)、臀肌的力量,因此,除了到 33K 一定會有的腳痠期外,其餘時間腳都沒有不舒適感。

33K 的腳痠讓我不得不在醫護站小停留一下,本來借用肌樂噴劑舒緩腳痠的壓力,駐站的工作人員卻回答我說:「大會不提供噴劑,只有軟膏」,我以為不提供噴劑是因為天冷擔心會出狀況 (誤,我也不知道會出什麼狀況),但工作人員下一句話就讓我疑惑了。「我們只有提供面速力達母軟膏。」這軟膏是?  工作人員都好心打開了,我也就抹了一指頭的軟膏在膝蓋上,但軟膏的效用應該瞬間隨風飄逝了。

35-43

總里程倒數 7K,自問自答被眼前的畫面打斷了,我的視線裡出現了三位女跑者,心裡不由得出現好多聲音:

KW:「看得到背影,就一定追得到!」

敦敦:「35K以後就是靠意志力了!」

東東:「妳累,別人也累!」

最後我得到個總結:「她們都還在跑,我幹嘛停下來!」於是我開始振臂向前,提高步頻,離他們愈來愈近,愈來愈近,每次都是在補給站追到她們,卻又在小坡時落後,沒練習真的有差,撐得比較辛苦。當然,我相信那三位女跑者也不是泛泛之輩,所以前後的拉鋸並不大,甚至每個人都有加速前進的感覺,我也是,我有強大的意志力。

當我看到倒數 3 公里的指示牌,人又嗨了起來,開始狂奔向前,切切實實追過了一位女跑者,但前面還是有三位女跑者,因為新增的第三位是自己熟悉的面孔-獎金獵人Claire,這時候看到她,想必這場賽事她只是練習而已,不然不會這時間還在這兒(賽後知道她身體不適,但還是破四,強!)。因為看著手錶顯示,很有機會可以在4小時內完賽,不疑有他,就是一股腦往終點衝的概念。

渣打馬一路上都沒見到攝影機,但倒數的三公里卻集結了一堆攝影師,可以理解在這時捕捉的畫面即使狼狽,卻也是很實在、真誠的畫面,只是,我的狼狽樣真的到了最高點,甚至想問「這位大嬸,妳有事嗎?」但對於這時的狼狽跟強壯(肥)模樣,又不得不接受,因為這就是我啊,獨一無二的我!(回想一下去年的我….也是我阿!)

 

  12596974_10203942522521707_656352411_o.jpg  20150208_635589971433418128_B

倒數 1 公里,總覺得路程好遠,終點怎麼還沒到?這時候的我不敢看手錶已經跑了多久,只想著「我要到終點」、「我要到終點」、「我要到終點」。當我看到終點的拱門出現在視線中,上頭的數字顯示著<3’56”XX>,我又更奮力向前,不希望又流逝掉 3 分鐘的時間,讓破 4 的夢醒來。好險,過終點後的全身痠痛是存在的,我沒有作夢,我真的破 4 了!

 

開心興奮的感覺著實停留了近 1 分鐘,1 分鐘過後隨之而來的是「天啊,怎麼會這麼冷阿?!」過終點後沒見著認識的人,(大家都跑到不停歇,直接跑回住宿的地方了)沒法分享我的開心,但一轉頭見著剛剛在我附近的女跑者,我們互道恭喜破 4 ,也是另一種分享的方式,跑步的人都蠻真誠的。

正當全身溼透的我覺得無助,無計可施的時候,獎金獵人 Claire 出現在我的視線中,就好像抓到一塊浮木一樣,真的是要找她救命的。好險有 Claire,我才能趕快聯繫到帥冠 & 東東,解決快凍僵的窘境,感謝 Claire !

 12669104_10203984637574557_1003293880_o.jpg

後記:

渣打馬算是我的期末補考,很開心補考達到自己期許的破 4 願望。

但跑前因為加班幾乎沒練習,沒有足夠的跑量,也沒有提升速度,讓我這個破 4 顯得有點莫名其妙,深深反省,或許我老早就可以破 4 的,只是不知道我卡在哪個環節,是心情上沒放鬆? 還是配速策略太保守?嗯~實在不可考。

我跑故我在,透過紀錄的方式,分享給你們我的心情跟歷程,也為自己這個關鍵時刻,留個美好回憶。

<完>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